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1岁宝宝胃口差 一查竟是重度贫血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袁光江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时隔3年,迁址西藏的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筑博设计)再度闯关IPO,为全国性扩张补充弹药。

筑博设计成立于1996年,公司自称,其业务规模已经跻身民营建筑设计企业第一梯队,已在北京、上海、重庆等地设立分支机构,形成辐射全国的市场格局。

早在6年前,筑博设计就筹划A股IPO,2016年,其首次上会被否。今年3月,公司卷土重来。

从最新披露的招股书看,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筑博设计的经营业绩稳步增长,尤其是去年大幅增长。但这远远不能表明筑博设计的IPO障碍已经彻底扫清,相反,公司的“毛病”实在不少。

上次IPO,发审委重点关注的合同终止、中止及与之相关的退款、收入确认等问题。因其签署的合同有的长达10年,其真实的履行情况、收入如何确认,至今仍是个谜。最新招股书,筑博设计干脆选择不披露。

对比2016年、2019年招股书发现,筑博设计拥有的房产变动,其中不少是其客户开发的房产。市场因此质疑,筑博设计存在被客户用商品房冲抵设计费问题。冲抵设计费、再出售,这中间存在时间差,如何确认收入?市场指称,筑博设计存在借此进行利润调节嫌疑。

此外,IPO企业员工社保及公积金缴纳,一直是发审委关注的重点,几乎已经成为法定信批内容。然而,筑博设计仅披露员工数量、文化程度、年龄等,这些员工是否按时足额缴纳了社保,缴纳的社保费是否过低,是否存在被处罚风险等,筑博设计均选择了遗忘。

值得一提的是,筑博设计还因存在重大设计失误而被主管部门处罚。

1700多名员工社保信息空白

信息披露缺失,或将是筑博设计本次IPO的重要障碍。

筑博设计早在2013年就筹划A股IPO,2014年向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并进行了预披露。2016年6月24日,公司上会接受审核,最终被发审委否决,成为当日三家上会企业中唯一未能通过审核的企业。

今年2月底,筑博设计再度申请IPO,并在3月8日进行预披露,8月22日进行预披露更新。

筑博设计主要从事建筑设计及其相关业务的设计与咨询,业务涵盖建筑设计、城市规划、风景园林设计、室内设计等服务。从其主营业务看,筑博设计仍要靠技术赚钱,有创新思维、创造力的设计,才能赢得市场,因此,公司员工至关重要。

最新招股书披露,截至今年6月30日,筑博设计员工数量为1748人,其中,设计人员1495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85.53%,研发人员112人,占比为6.41%,研发与设计人员合计为1607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91.94%。

筑博设计的员工数量曾为发审委所关注,源于其员工数量不稳定。

此前招股书披露,2013年至2016年,筑博设计的员工总数分别为1669人、2086人、1616人、1569人,2014年大幅增长,2015年大幅下降,2016年又有小幅下降。历经2016年发审委审核问询后,其员工数量才恢复正常。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公司员工总数分别为1606人、1713人、1748人。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筑博设计多份招股书均对公司的员工数量、从业类别、学历构成、年龄层次等进行详细披露,但是,作为法定的员工薪酬、社保信息,筑博设计采取选择性遗漏。

员工是否按时足额领取了薪酬,薪酬水平是否低于当地平均水平,公司是否代员工缴纳了五险一金,多少员工没有缴纳,缴存比例是多少,是否存在欠缴行为,公司没有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的原因有哪些 ,是否会因此被主管部门处罚。这些核心信息,既是公司法定义务,也是市场借此了解一家公司是否规范、是否为员工着想的一扇窗。

在这方面,筑博设计的信息披露严重缺失。

9月15日,北京一名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员工薪酬、五险一金等信息,是IPO企业法定披露内容。如果筑博设计没有披露这些重要信息,将是其IPO一大障碍。

业绩激增涉嫌被调节

曾经多年原地踏步的业绩,突然在去年大幅增长,筑博设计涉嫌调节利润。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筑博设计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21亿元、6.43亿元、6.26亿元、6.37亿元、6.97亿元,连续五年基本上是原地踏步,2017年增长最为明显,增幅也不到10%。与之对应的净利润(指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237.81万元、5850.21万元、8066.11万元、7065.64万元、7857万元,净利润不太稳定,且与营业收入步调不一致,2017年净利润低于2013年、2015年。

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7542.21万元、5188.59万元、7313.94万元、6242.73万元、7362.74万元,同样存在较大幅度波动。

然而,在本次IPO前一年,筑博设计的业绩突然大幅增长。去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8.42亿元、1.20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20.77%、52.14%。扣非净利润为9869.17万元,同比增长34.04%。今年上半年,二者分别为4.44亿元、6643.35万元。

筑博设计的净利润中,政府补助及税收优惠贡献不菲。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公司享受的所得税优惠金额依次为964.80万元、1323.00万元、1701.58万元、979.96万元,政府补助为920.76万元、582.37万元、2221.35万元、2720.21万元,二者合计占公司当期利润总额的21.28%、21.13%、29.61%、50.28%。

除此之外,筑博设计的利润还存在被调节可能。

筑博设计拥有的房产存在异常。对比2016年、2019年招股书,2016年,公司披露自有房产81处,2019年为79处,其中有10多处房产消失。如原招股书中,成都万科金色海蓉小区共计15套房,在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已经不见踪影。而最新招股书中,又新增了成都万科汇智中心22套房。这些房屋用途仅为办公。

作为一家建筑设计企业,买下同一小区、同一栋楼这么多套房干什么?对此,筑博设计未进行具体解释。市场人士称,极有可能是客户用房屋抵设计费。

近三年,保利、万科是筑博设计第一、二大客户。

那么,抵设计费的房屋,最终多数会出售,在财务上如何做账?

一名会计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类似情况,先将房屋等同于设计费确认营业收入,再以购房支出形式列支。房屋出售后,将其确认为营业外收入。

显然,这中间存在时间差,房屋方面价值与实际售价也会有出入。这样,就存在调节利润空间。

筑博设计还存在利用合同调节利润的可能。

截至今年8月14日,筑博设计正在履行的重大设计业务合同(金额2000万元以上)有16份,最早的是2008年7月签订的,最晚是今年3月签订。

此前招股书披露,筑博设计存在中止或终止的合同。当时,证监会要求筑博设计说明对已中止、终止项目确认收入而不再退款是否存在法律风险,对已中止、终止项目确认的1.07亿元收入是否符合规定。

最新招股书中,筑博设计干脆不披露是否有中止或终止的合同、是否有提前确认收入情形。

长达10多年的合同是否会有变更?在这方面,市场也一再质疑筑博设计涉嫌借合同调节业绩。

曾因重大设计失误被罚

近年来,筑博设计还存在因为设计重大失误也被罚的情形。

深圳政府在线披露,2017年1月19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对筑博设计宝荷医院项目设计失误行为进行通报批评。

通报显示,宝荷医院项目是2010年8月开工的深圳重大民生项目之一,设计单位为筑博设计。审计部门发现,该项目部分内容的施工图设计与初步设计存在较大偏差,涉及增加金额约616万元。这一行为造成项目重大预算失控。根据相关规定,因勘察、设计单位过错而造成项目重大预算失控和投资损失的,审计机关应当报告政府并责成建设单位或者项目法人依法追究勘察、设计单位的赔偿责任,情节严重的,应当建议有关部门降低其资质等级或者依法吊销其资质证书。

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认为,宝荷医院项目设计实施过程为2009年至2013年,上述条款对应罚则为2015年6月12日修订增加,因此,酌情对筑博设计予以全市(深圳)通报批评。

对于上述被罚行为,筑博设计也未在招股书中披露。

筑博设计还存在不少业务合同纠纷。

招股书披露,近年来,筑博设计分别与中德金属集团、武汉新东方房地产、武汉中恒新科技产业集团等企业存在建筑工程设计合同纠纷,均已进入诉讼。截至目前,部分已经结案,部分尚在诉讼阶段。

在招股书中,筑博设计称,上述纠纷均系公司已按照合同约定完成设计工作,但上述公司拒不支付设计费、拖欠设计费。

至于上述公司为何拖欠设计费,是否对设计方案不满意等,筑博设计未进行说明。

筑博设计的应收账款也在不断走高。2016年至今年6月30日,其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89亿元、1.74亿元、1.99亿元、2.74亿元,2017年有所下降,去年及今年上半年增长较快。去年及今年上半年, 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58亿元、2.29亿元,分别占应收账款余额的61.44%、67.76%。

在房地产深度调控的背景下,超九成营业收入仍然来自房地产领域,虽然早已推进转型,但效果不佳,未来,筑博设计的涉房业务还能走多远?应收账款回收能否顺利?长江商报将保持关注。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kimocoffee.cn